荀叶

【玄亮】糖是苦的

小玻璃渣——
党、党费……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皇朝不夜灯火几重天。

几杯酒下肚,诸葛亮有些恍惚,热闹的环境倒是显得有些扰人了。宴厅里里外外贴满了喜庆的“囍”字,但是诸葛亮却觉得太过刺眼,让他想离开,逃离开。

面前的酒杯,不知何时又被人斟满,诸葛亮举起酒杯一饮而尽,辛辣的浊酒呛的他满脸通红,耳中嗡嗡作响。

他起身,对酒桌上的宾客行了礼节。便借口酒醉,去厅外透透风。宾客也未曾在意,只当这位年轻的军师,为这次婚宴操劳一天,累了。

“满月,团圆美满之兆。今天,却是个好日子……”

夜空晴朗,诸葛亮缓步庭院,望着天上的圆月自言自语。

万家灯火驱走了一方天地的黑暗,却只留诸葛亮一人在此徘徊。有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与世界格格不入。

夜晚的风,微凉,却没能让他的头脑清醒些。

“今天是主公的大喜之日,本应为主公高兴……”

但是,亮是喜欢主公的啊……

“这般失态……罢了,是亮醉了。”

醉在名为刘备的温柔。

银蓝发色的军师,只穿了件单衣。即便是被这冷风吹得缩起了身子,对着双手哈气取暖,他也不想回去被那让他窒息的“幸福”淹没。

风吹树鸣,哗哗的枝叶响声盖过了来者并未遮掩的脚步声,直至肩上落下的重物,诸葛亮才惊觉有人接近。

是刘备,他的主公,这场喜宴的新郎。

他所心悦的人。

刘备见他露出了少见的惊诧的表情,只觉得可爱得紧。他说帮他裹紧了刚刚披在他肩上的外衣。

诸葛亮微仰着头,呆呆的望着刘备,心头复杂的感情翻涌澎湃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哦。

“孔明,外头冷,我们回屋吧。”

刘备对他笑道,但他依旧没有动静,既不说话,也无动作。直到诸葛亮眼角发酸,红了的眼眶落下了泪。

这突如其来的眼泪叫刘备措手不及,只是慌乱地给自己的小军师擦着眼泪。

“唉、唉!孔明?!……是醉了吗?”

诸葛亮紧攥着披在身上的红衣,勉强挤出笑容,摇了摇头。

“亮……恭贺主公……亮只是为主公、为主公高兴。”

深蓝长发的男人笑了,眉目温柔,像四月的春风拂过心头。但,诸葛亮知道,这再也不是属于他的春风了。

“今天是备大喜之日——”

刘备像变戏法一样,不知从哪掏出了一颗喜糖,轻轻剥去裹在糖上的红纸,小心翼翼地送到诸葛亮嘴边。

“来!孔明,吃喜糖!”

诸葛亮乖乖的上前含住了那颗糖。就在糖入口的那一刻,诸葛亮好看的眉却皱了起来。

苦,苦不堪言。

“怎么了?可是身子哪里不舒服?”

一时间,心头的痛苦再也无法忍受。诸葛亮忍住哽咽,声音还是不受控制的变了调。

“没……是亮醉了……”

“竟觉得主公的喜糖,是苦的……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_(:зゝ∠)_啊……不会写东西——不会——

【云亮】病

一个小甜饼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似乎是失眠了。

诸葛亮平躺在床上瞌着眼眸这样想着。劳累了一天的大脑还在运转,不愿休息。闭上眼睛,满身的张熟悉的面庞。

夜,微冷,耳边是窗外萧瑟的风声。只有那个系着蓝色发带的将军温柔的笑容,才能叫人在这寒夜里安心入眠了吧。

想他,想他……

我于床榻的银发男人眉头紧锁,十分不安的抬手抓着紧贴在胸口的薄衣,越攥越紧,指节也因用力而发白。他喃喃自语,在黑暗寂静的环境下尤显落寞。

“这里,就像空了一样……”

这种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大概是从赵云奉命率兵远征开始。

刘备觉得,他的军师可能是病了。整日顶着黑眼圈处理着奏折,空闲下来就盯着一处发呆,精神状态十分糟糕。几日下来,刘备见诸葛亮没有任何好转,便在诸葛亮再次坐在庭院石凳上望天神游时,悄悄凑到他身边问道:

“小亮亮在想什么呢?”

诸葛亮像是没有听见刘备的问话一样,依旧保持着原先的姿势,一声不吭。真当刘备欲重复问题唤回军师的意识时。诸葛亮转过脑袋面向刘备,干燥的嘴唇动了动

“主公,远征军何时归来?”

刘备先是愣了楞,随即沉默着离开了。

病了,病了,小亮亮绝对是病了。

于是赵云带着胜利的消息回来时,刘备没有急着准备庆功宴,而是第一时间告诉赵云:

“军师病了,子龙你先去探望一下吧。”

年轻的将军大胜归来还未解战袍,便急匆匆去了军师府上。军师府的守卫,侍从,见疾步的赵云也未表现出诧异的神情,只是像习以为常似的驻足行礼。蜀汉大将军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主卧,见到了半卧在床榻之上的心上人。

“军师!身子可无碍?”

本是垂着脑袋发呆的诸葛亮,闻声望向房门口的赵云。先是一愣,随即用手臂撑起身体坐起来,略有惊奇道:

“子龙?你回来了!主公怎么也不事先会知亮一声……”

诸葛亮见赵云风尘仆仆战甲未卸,脸上神采奕奕,便知晓了这次战况。

“大获全胜?亮在此先恭贺将军了。”

“果然什么事也瞒不过军师,末将……云谢过军师。”赵云注视着这段时间寝食难安而显得虚弱的心上人,直直的走到人面前,一个横抱把人抱起,不给诸葛亮反应的时间,转身就向外走。

“嗯!?……哇啊将军这是做什么!”赵云的行为让诸葛亮措手不及,下意识的搂住他的脖子。“停!放我下来!这成何体统!要是叫外人看了去,可不笑话!”

“别闹。云带军师去看病。云认识位神医,虽然脾气古怪,但医术了得……”赵云停下步子,垂下脑袋看着怀中的人。

“等一下!病?谁生病了?”

“主公跟云说,军师患了疾。”

诸葛亮沉默了下来,赵云见他不再挣扎,以为怀中的人儿已经妥协,便将人又抱紧了些,准备去找神医。

“子龙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亮这病,神医怕是治不好的。”

赵云再次停下,望向诸葛亮的眼神满是担忧,诸葛亮见他这幅神情倒是心里畅快的紧。

“子龙……”

“云在。”

“你可曾听过……相思病?此为心病,为你可医。”

“云要怎么做?”

“在亮身边,永不相离。”





第一次写文……好紧张x
白嫖那么久该缴费了xxx